深沪湾新闻网

【CVC的前世今生:我们为什么要做CVC(上)】

编者按:本文是原创的创业国,作者是狮子刀,编辑刘岩,未经授权转载。

根据企业家精神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CVC行业发展报告》,CVC(企业风险投资)在创新方面有广泛的应用,涵盖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和市值的公司。

那么,CVC可以解决中小科技企业的融资问题,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产业链结构的调整吗?这是一项创新,纪律和灵活的创新吗?

要回答这些问题,了解CVC的历史尤为重要。下面我们将从CVC的起源开始,以梳理CVC的开发过程:

一。产地:杜邦投资通用汽车

繁殖CVC的土壤在美国。

1914年,杜邦首席执行官皮埃尔杜邦(Pierre S. du Pont)投资了一家名为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的创业公司,该公司仅在六年前成立,相比190多年。对于武器,化学和金融界的历史垄断杜邦来说,通用汽车就像一个枷锁中的婴儿。

在皮埃尔参与汽车设计或参与制造之前,汽车行业的投资者,或者他们知道汽车的营销。但是杜邦只有一辆与汽车相关的钱。正是这种简单而粗鲁的关系让杜邦将一个着名的汽车品牌从崩溃的边缘推向世界第一。

在皮埃尔看来,战争迟早会结束,依靠战争资金并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皮埃尔开始考虑开发新方法,例如购买几家化学工业工厂,扩大公司的产业链和业务范围。例如,阿灵顿,生产真正的油漆,防火棉塑料和珐琅;哈里森兄弟,生产染料,油漆和重化学产品。例如,投资不同领域的公司。

第一次世界大战让皮埃尔在通用汽车上发了大财。通用汽车的股票于1916年上市,增长了7倍,年销售额增长了56%,员工人数达到85,000人。该公司的总部搬到了这辆车上。底特律市。战争结束后,杜邦抓住机会增加2500万美元的投资,一方面用于加速通用汽车的发展,另一方面增加对杜邦自有产品的需求:人造革,塑料,涂料等,这一系列产品加上汽车制造和销售,在今天的话说,上下游产业链是“开放的”。

1920年,杜邦关闭了火药厂并开始在金融界取得重大进展。财务团队进入各个投资领域,征服旧市场,开辟新市场。染料,清漆,玻璃纸,合成革,薄膜等,代表了最新的技术方向,杜邦是美国航空业的创始人。可以说,杜邦代表了当时的未来旅行方向。

1929年杜邦模型g speedster |来自: Simeone Foundation Automotive Museum

目前,通用汽车是杜邦和摩根的控股公司,美国航空公司由杜邦家族创立。杜邦投资和收购的知名项目包括“曼哈顿计划”,“雷明顿武器公司”,“华尔道夫酒店”,“威尔明顿信托”,“克里斯蒂娜证券”等。

回到CVC,我们可以看到杜邦对通用汽车的期望包括财务和战略回报,然后发展成正式的风险投资行为。从那时起,杜邦,3M,美铝等公司创造了企业风险投资的第一个重要时代。杜邦作为当时最大的风险资本家,领导了CVC进入20世纪50年代的盛开阶段,直到20世纪70年代的滞胀危机。

在二十世纪中叶,美国大企业喜欢追求多元化发展,涉及各个领域。如前所述,通用汽车就是一个例子。自1892年以来,该公司的业务范围变得越来越“普遍”:飞机发动机,塑料,大炮,计算机,磁共振成像机,石油钻井钻机,海水淡化设备,电视节目,电影,信用卡和保险。大型机械一直是通用电气的主要产业。但通用电气也愿意扩展到新兴业务,并剥离弱势业务。在其鼎盛时期,通过投资,通用电气产生了超过一半的利润。通用电气金融公司曾经媲美美国最大的银行,雇用了数百名银行家。

大公司更倾向于在那个时代推动多元化,部分原因是大萧条后严格的反垄断执法,这使他们无法在单一市场中施加过多控制,迫使他们寻找新机会增加利润。对于想要扩张的公司,企业风险投资是他们目前唯一的选择。

在这个阶段,CVC投资者有三个主要动机:

快速增长的公司希望实现多样化并开拓新市场。

美国工业集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快速发展中积累了大量现金。那时,他们处于规模边际效应递减阶段,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风险资本不断证明其有效性,早期风险投资者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并且已经效仿。

早期的CVC投资者包括许多美国工业巨头:杜邦,3M,美铝,波音,陶氏,福特,通用电气(GE),通用动力(通用动力),美孚,孟山都,拉尔斯顿普瑞纳,辛格,WR.Grace,联合碳化物,等。

这些传统公司的投资与我们今天所了解的风险投资没什么关系。你知道,在20世纪初,没有那么多的技术产业可以做风险投资。那时,计算机和整个房间一样大,只有社会精英才能参与科学技术领域。

那么这些早期的CVC投资者投票给了什么呢?有时他们投资于由内部员工创立的公司,这是一定程度的“内部孵化”。有时它投资于外部创业公司,主要是为了满足母公司的战略需求。这些早期CVC项目中最受欢迎的是3M公司的Post-it post-it投资。

图片来源:网络

3M从制作砂纸开始,开创了工业磨削的新纪元。 1939年,3M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交通反光标识。他们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录音带的发明者。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的合成橡胶鞋底也来自3M。

据说粘滞便笺的发现是非常偶然的。最初,3M科学家想要发明一种非常粘的胶水,这种胶水失效了,胶水特别薄弱。然后,公司的一名工程师在参加服务时曾经在歌本中使用一张纸作为徽标,但是在翻页时纸张经常掉落。他突然想到这种“有点粘且不太粘”的胶水被涂在条带上,这样可以重复撕裂而不会损坏纸张。这一想法得到了3M的支持和投资。它仍然是3M明星的不败产品,并继续发展其他明星产品,如无缝挂钩。

在CVC时代的第一次浪潮中,有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即埃克森于1976年发起的风险投资计划。埃克森美孚是世界上最大的私营公司之一,也是美国最大的上游和下游综合石油公司。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20世纪初到70年代,包括埃克森美孚和美孚在内的石油公司在中东和南美引发了一波原油开采。石油公司已进入快速增长期,两家公司已通过先进技术扩展业务,并在100多个国家建立了市场。在此期间,埃克森美孚的发展和增长主要受益于三个因素:美国国内石油工业的发展,拉美石油资源的开发,以及中东地区大型油田的发现。埃克森和美孚抓住了。这样的机会掌握了大量的石油资源。

1973年,当中东战争爆发时,欧佩克国家将原油价格从每桶3美元提高到每桶12美元。伊朗革命后,价格涨至每桶40美元。油价大幅上涨对埃克森美孚的影响是双重的:一方面,销售收入和利润迅速扩大,公司资金充足,渴望找到出路;另一方面,原油生产的不确定性已经导致石油公司恐慌。这种双重影响使埃克森公司决定全球进入石油以外的其他矿产业务,即使在与石油完全无关的行业也是如此。

随后,埃克森美孚在上世纪70年代投资了37家公司,其中超过一半的公司与埃克森美孚的核心业务无关:例如,测试记分机、高速打印机、空气污染缓解技术公司、文本编辑、手术设备,太阳能加热板,石墨复合高尔夫球杆和先进的电脑。(下图显示了埃克森美孚在高科技行业的投资)

图片来源:CB Insights

埃克森美孚的投资行为当时受到风投的好评。一位匿名的风险投资家曾评论说,埃克森美孚“非常聪明、非常谨慎”,他还称赞道:“埃克森美孚已经从一家单一的、没有技术的石油公司转型。一家从事计算机、通信、先进复合材料和新能源的高科技公司。1976年,投资者预测:“有一天,当人们去埃克森加油站加油时,他们也可以租一部电话。当时,手机和电脑都是高科技产品,还不流行。

但好景不长,埃克森美孚对风险投资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上世纪80年代,国际市场原油供应充足,油价逐步回落,跨国石油公司经营困难。埃克森美孚发现他手头“没有钱”,多元化业务也没有任何收益,在计算机领域的投资损失高达20亿美元。此后,埃克森美孚修改了发展战略,提出了“非多元化”和“实力和核心业务集中”的新战略,出售包装公司和百货公司价值50亿美元的非石油和石化资产。90年来,公司提出了“上下游一体化”的最佳组织形式,以增强公司实力,增加油气资源储备,收购美孚。

从第一波CVC时代的结束,我们可以看到,这波CVC始于巨无霸的大公司,结束于经济衰退和滞胀危机经济危机导致IPO市场崩盘,上市公司为cvc提供的可用现金流量存在不足。

此外,上世纪70年代,反垄断法的监管开始松动,“股东革命”爆发。也就是说,随着股份公司的发展、股权的分散、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龙头公司乃至经济社会的权力逐渐由股东向管理层转移。这些管理者的经营行为往往是短期的,甚至损害了公司的长期利益。另一个鲜为人知的因素是,自1969年以来,企业所得税大幅增加,这也抑制了许多公司投资海外的想法。所有这些都结束了大公司向风险投资方向的多元化。到1978年,美国只有20家公司仍在从事cvc投资活动。

三。第二波:硅谷的成长(1978~1994)

70年代末计算机的诞生是第二波cvc波的助推器。企业家们意识到,计算机将带来跨时代的变革。”“科技”正成为一个以消费者为导向的产业,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硅谷”的诞生。

图片来源:硅谷(电视剧)

由于飞兆半导体的成立,“硅谷”这个名字在20世纪70年代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飞兆半导体公司在20世纪60年代末倒闭后,其员工创立了十几家新公司,包括英特尔,美国国家半导体和AMD。这些后来的公司统称为“Fairchild”。 (Fairchildren)“,硅谷注入了现代技术的血液”晶体管“。

此外,20世纪70年代在硅谷也建立了大量风险投资公司。 Sequoia Capital和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and Byers由原Fairchild公司于1972年创立。

媒体喜欢微软和苹果等“高科技企业成功案例”。他们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代表了一类新的商人,年轻而富有创造力。它们代表了最先进的生产力,最“潮流”的文化,而“创业”首次成为流行语。

这有多受欢迎?《哈佛商业评论》在1983年的一份报告中,“有160所大学提供创业课程,近三分之二的哈佛大学学生参加了创业和管理课程。去年,一年级的80%。新生说他们将来会把自己的公司作为他们的老板。“可以看出当时的创业趋势是多么热情。

图像来源:时代杂志1983年1月3日计算机移动

天使投资人和早期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对优秀的年轻人提出了“po”,大公司自然也不甘落后。在资本层面,企业投资者比私人投资者更具优势。经济繁荣与当时资本利得税的减少相结合,使得公司可以有更多的现金来增加未来的筹码。从1977年到1982年,美国风险投资基金从25亿美元增加到67亿美元。

在此期间CVC的表现如何?根据公开数据,1977年,上市公司用于创造风险资本的资金为41%,即金额约为10.25亿美元。到1982年,上市公司占资金的27%,即18亿美元,虽然速度不如VC快,但总量确实有明显改善。

此外,CVC已经发展成为一种不同的模式,大型公司不再使用一种模式进行投资,而是使用多种模型。

间接投资法。许多公司在退出后将资金交给独立风险投资公司进行管理和分红。这是我们现在熟悉的“LP/GP”模型。这是当时最常见的CVC模型。 1987年,大约有100家公司投资了这种方法;到1989年,20%的CVC资金用于建立独立的风险投资,总额达4.83亿美元。

全资子公司。公司独立设立基金部门,聘请外部投资经理进行管理,有时还与其他几家大公司一起设立基金。例如,AT&T,3M,Gulf和Western共同创立了由前华尔街分析师管理的Edelson Technology Partners基金。投资这种模式的公司数量从1982年的31个增加到1987年的102个。

战略投资部门。公司内部管理投资资金。这种CVC模型从1982年的28增加到1988年的76.

其他特殊策略。例如,伊士曼柯达拥有8000万美元的CVC基金,其中很大一部分用于投资公司的内部员工,无论这些想法是否与公司的核心业务相关。

第二波CVC比第一波CVC更合理:为了获得新技术,或提高公司的创新竞争力,或投资外部初创公司进行多元化经营,投资行为更为专业投资者。完成后,似乎更加自律。

CVC还意味着保护公司当时的现有技术。硅基芯片公司巨头ADI计划建立CVC以投资硅基芯片替代品。虽然没有找到替代品,但CVC的投资失败了,但如果有其他选择,ADI也不会错过。

从这一动机来看,母公司的企业战略也将影响CVC的投资公司。例如,通用汽车公司投资了五家原本打算用于零部件装配线的机器视觉公司。为了满足大众的需求,五家公司利用公司的发展方向在汽车零部件生产线上。我没想到通用汽车会放弃装配线的布局,相当于放弃这些投资公司。

如前所述,计算机的诞生促进了CVC繁荣的第二波浪潮。但并非所有公司都对技术感兴趣,例如高露洁,雷神,施乐和约翰逊等公司,他们更愿意投资他们熟悉的领域。

外国公司也参与了第二波CVC。 1989年,日本CVC基金的比例从1983年的3%上升到12%,当时有60家美国公司从日本获得资金。 1990年,138家欧洲风险投资基金由企业投资者创立。为了应对这种现象,咨询公司Venture Enterprises在1986年表示,“外国公司认为投资是在美国获得先进技术的最简单方式.投资可以实现技术转让。

资料来源:市场观察

<向美国投入最多投资资金的10个国家>

当然,投资是双向的。例如,杜邦,苹果,小发猫,3M和孟山都共同成立了一个专注于欧洲投资的基金。

施乐是第二波CVC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施乐是一个神话,也是“复制”的代名词。 “去施乐”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办公室的常用词,就像今天的“去谷歌”一样。

1938年,卡尔森开发了一种电子图像复制技术,利用电力在碳纸上复制。他一直想将这项技术商业化,但并不顺利。直到1946年,一家名为Haloid的公司看中了Carlson的技术,并与他的技术伙伴一起购买了它。

13年投资中共计7500万美元已在一年内得到了回报。施乐914在办公室复印机的历史上打开了世界上最新的页面,改变了世界办公室复印机的工作方式。在20世纪60年代,施乐公司的收入超过10亿美元,成为第一家在10年内通过单一技术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第二家是苹果公司)。

许多公司希望成为施乐公司的第二家公司,在施乐公司,威尔逊的继任者也在寻找第二款卡尔森公司。公园科学研究中心(PARC,Palo Alto研究中心)的成立是为了延续施乐精神并寻找新技术。

1970年,PARC招募了美国顶尖的研究人员和工程师,并将研究目标定为技术产品,比现有产品领先10年。 “美国100位最优秀的计算机科学家,76 PARC。”世界上第一台个人电脑诞生于这个环境,它的名字叫Alto(Alto)。当奥托出生时,比尔盖茨没有辍学。 Apple计算机只存在于Woz的脑海中。在帕克的实验室里,科学家,助理甚至秘书都在使用个人电脑。在Mac之上。

Xerox Alto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Xerox于1973年开发了图形用户界面(GUI)和鼠标,但由于当时的董事会并不认为这些产品在商业市场上值得测试,因此它们没有商业化。传闻苹果公司的成功来自史蒂夫乔布斯的施乐用户界面和鼠标副本,但实质上施乐公司的“拒绝电脑”策略给后来者一个机会。当时,小发猫垄断了全球计算机市场,施乐决定将其开发目标定位于计算机和服务器之外。这是一种可称为“蓝海”的策略,它允许许多产品在初始阶段避免强大竞争对手的压力。但是,当面对办公系统的兼容性时,这一决定的缺点就暴露出来了。

此外,大规模的收购引发了施乐公司与这些非复印公司之间的文化冲突,即“复印机团伙”和“西海岸团伙”。 “复印机”根本不欢迎外人。他们认为West Coasters研究的复杂事物不可能为公司赚钱。 “西海岸帮”看到“复印机的帮助”,因为一群古老的古董完全脱离了世界潮流。

当时,主要的政治斗争是复印机帮不愿将其通过销售赚取的钱投入到“隐形”的研究和开发中。两者之间的矛盾导致施乐公司考虑使用CVC为公司寻找新的增长动力。 1988年,Xerox Technology Ventures以3000万美元的规模应运而生,以便将PARC实验室的技术商业化。在当年的一次采访中,公司董事长说:“这是为了对冲过去的错误。”这些失败意味着施乐虽然发明了许多先进技术,却在向其他公司(例如微软等Apple)商业化的过程中失利。还有一本书专门分析了施乐的错误。这本书的标题是摸索未来0x778 Xerox如何发明,然后被忽略,第一台个人计算机。

CVC的有效性是即时的。从1988年到1996年,XTV投资了十多家使用施乐现有技术登陆的公司。这些公司配备了外部员工,并允许自己做出技术决策。随着公司不断发展壮大,施乐公司无法保持对公司的控制,并积极与外部风险投资公司合作。

资料来源:缩略语

XTV取得了巨大的财务成功。该公司投资的初始资本回报为2.19亿美元,净内部收益率高达56%,远高于同期设立的独立风险投资公司。

很遗憾XTV被施乐新企业停产并取而代之。后者不打算放弃对被投资公司的控制或允许被投资公司对外投资,当时采用了标准化的公司投资补偿方案。

XTV无疑是成功的,但为什么不被大家看到呢?冲突的根源之一是薪酬结构。由于投资回报丰厚,xtv高管的收入远远高于其他施乐高管,导致部门之间不断发生冲突,这是cvc的一个常见问题。此外,其他部门高管认为,XTV初创公司占用了集团太多资源,这是对其他部门的变相牺牲。这一观点进一步刺激了投资部门与其他部门之间的矛盾。

xtv的启示是,即使cvc能够成功,其在公司中的地位仍然不稳定,最终可能成为公司内部纷争的牺牲品。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1988-1996年cvc的平均预期寿命仅为2.5岁,是独立vc的三分之一。

1987年,股市崩盘。第二波企业风险投资已经结束。1986年,CVC的投资达到顶峰,约7.5亿美元。1987年至1992年间,拥有独立CVC的公司数量减少了三分之一;CVC间接投资于VCS的金额从1989年的4.83亿美元下降到1992年的8400万美元。

如果说《时代》杂志的封面故事《年度机器》预示着第二次CVC浪潮的到来,十多年后,我们可以从不同媒体的封面报道中看到第三次浪潮。只是想搬家。

参考文献:

1. CVC:的历史从埃克森和杜邦到施乐和微软,企业如何开始追逐“未来”。 CB见解

2.埃克森美孚石油行业的领导者,行业领导者。西南证券,2017年7月

3.为什么地球上只有一个硅谷?这必须在60年前说出来。好奇日报编辑,原作者莱斯利柏林

这家复印机公司曾经有机会加入比苹果和微软更多的机会。资料来源:崔伟文

本文是创业国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型国家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您需要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些信息可以帮助您跳转到原始文本